产品中心

冲刺上市时第一大经销商却神秘注销科凡家居为何遭证监会万字问询?

有某知名品牌的经销商对记者形容科凡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凡家居”)为“小品牌”。虽然科凡家居2021年的收入还没有顾家家居同年砸出的广告费多,但科凡家居正在奋力追赶。两年前,科凡家居聘请被业内称为“定制家居营销一哥”的索菲亚原副总王飚为总裁。

在王飚的助推下,科凡家居今年5月9日公布了招股说明书。但其上市征途并不顺畅,今年9月23日,证监会对其保荐机构发出万余字的问询,其中多个问题围绕经销商“谜团”。

根据招股说明书,科凡家居披露了2019年至2021年的前5大经销商,记者梳理发现,其出现约7家企业的名字。但其中有两家公司的社保缴纳记录为0人,这两家“0人公司”为科凡家居贡献了合计超1000万的营收。

虽然科凡家居招股说明书上并未涵盖相关经销商疑问的答案,但10月14日,科凡家居对上述问题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称“参阅招股说明书”。

科凡家居2021年营收6.26亿元,在强者林立的家居资本市场中,规模并不算大。

不过,科凡家居目前正在努力追赶,两年前,科凡家居聘请索菲亚原董事、副总经理王飚担任总裁职务,在王飚的助推下,科凡家居目前正在进行上市审核。

建材行业人士如此评价王飚,是定制巨头索菲亚的功臣,曾帮助索菲亚从营收不足1亿元到2018年营收73亿元。《华夏时报》记者自招股说明书获悉,王飚目前直接持有科凡家居16.5%左右的股份。

虽然有“定制家居营销一哥”助阵,但科凡家居目前的上市路途并不十分顺利。近期,证监会对科凡家居的保荐机构国泰君安证券发出万字的反馈询问,其中规范性问题13个,信息披露问题15个,与财务会计资料相关的问题2个,总计30个问题。其中,不少问题指向经销商“谜团”。

以其2021年的第一大经销商佛山市禅城区思凡建材店(下称“思凡建材”)为例,思凡建材成立于2018年,成立后第一年就成为当年的第三大经销商,营收511.95万元,之后两年连续位列冠军经销商宝座。

成立3年,其为科凡家居创收大约2125万元。虽然上市之前的3年内,思凡建材立下汗马功劳,但在2022年,科凡家居冲刺上市,该冠军经销商却突然被注销。

作为科凡家居的第一大经销商,思凡建材为何要选择在科凡家居冲刺上市的当年选择注销,记者未能获悉。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第一大经销商的经营人陈佳婧是科凡家居的前员工。

记者注意到,证监会的提问中提到,2019年至2021年期间,科凡家居曾经使用个人卡对外收付款项,而思凡建材的经营人陈佳婧和科凡家居个人卡、科凡家居实际控制人及亲属曾经存在资金往来。

作为一家已有规模且想要上市的公司而言,科凡家居为何要和第一大经销商之间使用个人卡对外收支?具体详情,目前不得而知。

除陈佳婧外,还有多少前员工成为了科凡家居的经销商,前员工经销商的销售额占比大概是多少,他们的经销是否受科凡家居操控?是否存在体外资金循环以对发行人进行利益输送等情况?证监会对科凡家居发出疑问。

10月14日,江苏四维咨询集团董事长、知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体外资金循环的作用很广、很大。例如能够虚增收入、截留收入、偷税、开支违规收入、报销违法收入等,非常灵活。”

此外,刘志耕还分析,“企业使用个人卡收支资金,一方面很容易产生偷税行为;另一方面,很容易为企业虚增或截留收入提供方便。如企业因IPO需要虚增收入,通过个人卡虚增很容易实现。”

目前,科凡家居还有一桩经销商引发的官司尚未处理完毕。宁波高新区谢泽建材商行原为科凡家居经销商,其2021年底至2022年初与多名消费者订下产品合同并收取相应货款,但实际未向科凡家居下单、付款,并最终以运营不善无力履约为由拒绝向消费者交货。

2022年3月,该经销商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目前,科凡家居受让该经销商对消费者的合同义务及消费者对该经销商的债权,预计请求赔偿损失金额在300万元至400万元之间。

10月13日,一名涉事消费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处理好。如果不是涉及人数多金额大,科凡总部直接不管,(早先)就让我们找代理商,代理商又说没钱。另外,科凡总部说有的东西(产品)就可以给(交货),没有就不给。譬如背景墙就没有。”

10月14日,《华夏时报》记者拨通了两位科凡家居经销商电话,一位经销商对记者表示,目前作为科凡家居经销商感觉不错,科凡家居并没有对其“压货”,也没有提出过淘汰。另一位经销商表示,科凡家居总部支持力度可以,如果科凡家居上市,品牌力会更强些。

10月14日,华东区一位资深家居经销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地的科凡家居经销商对科凡家居品牌是比较维护的,认为科凡品牌挺好。

招股说明书显示,科凡家居过去3年的员工数量每年均在1400人以内。去年科凡家居员工1398人,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员工占比67.67%。

2019年至2021年,科凡家居给员工交社保的比例分别是50.99%、72.90%、96.49%,住房公积金缴纳比例分别为1.20%、30.40%、95.33%。从数据可以看出,在申请上市前一年,科凡家居的社保缴纳人次才开始拉升。

此次科凡家居上市,没给部分员工交社保这一“黑历史”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同时,证监会指出科凡家居应详细披露缴纳社保的具体期限。

据招股说明书,若未来被相关主管部门要求补缴社保,经测算的补缴金额分别为 624.31万元、238.56万元和 346.45万元,占公司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54%、4.41%和3.32%。

10月14日,一位家居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此感觉“不可思议”:“不应该,科凡家居不是草台班子,有些规模。目前小家居企业也给员工交社保。科凡家居为什么要为省这点钱落下口实?”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8楼盘“无理由退定金”是退意向金还是认购款?房山住建委:会帮忙协调但我们不确保能退

2022年法拍房数量创新高!货值1.4万亿元成交却不足两成,四川连任挂牌量“冠军”

TA的更多的文章

华夏时报社社长、总编辑冯慧君:大健康产业将迎来更高质量、更好发展的十年|聚焦2023全国两会

全国人大代表姚劲波:适当放宽预售监管资金提取条件|聚焦2023全国两会

北京楼市回暖,二手房挂牌量激增164.3%,网签量增84.3%,专家:需求释放完需政策更大支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